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贵 州 在 线 全 媒 体 毕 节 传 播 运 营 中 心
毕节网 首页 毕节人物 查看内容

罗明辉|41载青春献给“小西藏”

2021-9-29 19:40| 发布者: 毕节在线| 查看: 57357 |原作者: 李光明

摘要: 罗明辉|41载青春献给“小西藏”

罗明辉|41载青春献给“小西藏”

〇黔西市长堰中学 李光明

 

南瓜叶渐渐泛黄,一个个黄澄澄硕大的南瓜缀在瓜蔓上。玉米杆和叶褪尽了最后的绿色,捧出沉甸甸的玉米棒子。

清晨的村道上,一个身体微胖,脊背佝偻,头发稀疏花白,步履有些蹒跚的老头和一群孩子走在上学路上。

“这里有点陡,走慢点,小心跌倒!”“ 走边上点,注意车辆!”一路上,老头边走边提醒孩子们注意安全。

这个老头就是贵州省黔西市洪水镇利民小学罗明辉老师。现年59岁的他已在教育战线奋斗了41年。



41年来,他牢记教书育人的初心使命,扎根边远山区学校,先后在黔西市洪水镇龙营村的新民小学(沙龙小学前身)、沙龙小学,箐利村的利民小学工作,为山区农村教育事业奉献了大半辈子青春。

41年来,他走过峥嵘岁月,洒下血和泪,谱写了可歌可泣的教育诗篇。

 

新民小学:困境中的坚持

 

黔西市洪水镇的龙营、箐利两村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地处偏僻,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里人口众多,道路崎岖,交通十分不便,经济文化落后,人们把这一带地方戏称为洪水镇的“小西藏”,极言那里生活条件艰苦,很多老师把去那里工作说成是被“充军”。那里特别缺教师。

罗明辉老师家住龙营村,多年来,他目睹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暗下决心,要为家乡的发展进步,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做点事情。1980年9月,18岁的他毅然放弃上大学的机会,参加了当年的民校教师招考,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当地教育部门录用,安排在新民小学工作。

1982年3月,学校另外一个教师调走了,学校管理、五个年级80多个学生的教学工作全部落到他一个人头上。一、三年级,二、四年级办成复式班,五年级毕业班为单式班。他就这样成天穿梭在三个教室,为孩子们上课。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学期。

新民小学校舍是一栋古老的三间板壁房,屋面盖瓦,因年久失修,时常漏雨,檩子、椽皮、屋梁不同程度受损,瓦片时有脱落现象,实属危房,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学校里没有办公桌,学生课桌是用泥土筑成的台子代替,学生站着上课。黑板是用木板钉成的,板面凸凹不平,漆色斑驳。教室是泥土地面,每逢下雨天,积水从门槛脚的缝隙进入室内,加上房面漏下的雨水,室内成了一片“烂泥田”,很难上课。

面对一片狼藉的教室,看着活波可爱、勤奋好学的学生,罗老师真是哭笑不得。 那段时间,罗老师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父亲患癫痫病导致神经经常失常,母亲年老多病,均已失去劳动力,家里时常揭不开锅。再想想学校,破烂不堪的校舍,一双双渴望的小眼睛。该怎么办呢?一天,罗老师一个人来到山坡上,思前想后,泪水潸然。

他请来了大队支书高从益和四个生产队长商量维修学校。他拿出家里仅有的100多元钱。大家十分感动,村里把唯一的350元积蓄拿了出来,村民们也纷纷出钱出力,帮助维修学校。

罗老师背着背篼,与乡亲们一起人背马驮地搬运瓦片,砍树子,扛木头,成天干得汗流浃背。房子不漏了,安全隐患消除了,孩子们可以随时安安心心地上学了。

为了解决课桌凳缺乏问题,罗老师从家里背来了木料,又把家里的唯一的一头猪卖掉,用卖猪所得的350元买钉子,请木工师傅。为了节约资金,他一边上课,一边抽时间与木工师傅加工桌凳。不到半个月,30套崭新的课桌凳、3块明亮的黑板出现在学生面前,孩子们终于可以正常地读书习字了。

此后,学生逐年增加,桌凳的需要量也随着增加。1986年、1993年,罗老师又从自己微博的工资中拿出2000多元,加上村里领导及部分家长的支持,先后两次维修了学校,添置140套课桌凳。


 

一叠泛黄的借条,留住一群孩子

 

“办学校就是为了老百姓,帮助他们的子弟提高知识水平和思想道德素质,使他们成为社会的有用之才,就是为了提高全民族文化素质,促进社会进步,国家富强,人民幸福。学校应该关心每一个学生,留住每一个学生。这是一个教师最起码的良心。”罗明辉老师说。

每学期开学初,罗老师都要挨家挨户地动员学生读书。遇到重男轻女,不让女孩子读书的家长,他就耐心说服动员;遇到没有钱送孩子读书的,他就用“减”“缓”“免”的方法帮助他们;发现有辍学倾向的,他就及时询问情况,谈心、家访,想方设法留住学生。

在罗明辉老师家里,保存着几十张早年的借条,那是当年一些家庭困难交不起书学费的学生家长留给他的。泛黄的纸张见证了岁月的流逝,记载着罗老师对家乡父老和山村孩子的一片深情。这些借据上的钱他已经不准备要回来了。从1980年至2001年20余年间,罗老师每学期为学生减免的书学费不少干300元,累计减免达一万多元。

 

埋妻葬子,又把担子挑

 

1989年上半年的一天,罗老师像往常一样正在上课,却突然晕倒在黑板脚。两个老师赶来和几位同学把他送回家。医生诊断是传染型伤寒病。他的妻子、孩子也感染上了。

邻里乡亲们都很担心罗老师的处境,他上有多病的老人,下有不满周岁孩子,现在自己又生病,妻子、孩子也生病。不幸的是,没过几天,他的妻子丢下年幼的孩子,抛弃老人和丈夫,永远地走了。

含泪埋葬了妻子,十多天后,罗老师背着孩子回到了日夜思念的学校,回到了他深爱着的孩子们中间。他把悲伤深深掩藏,努力保持外表的平静,走上讲台给孩子们上课。课讲得还是那么头头是道、富有吸引力,孩子们听得还是那么那么津津有味、专心致志。看着罗老师憔悴的面容,同事劝说道:“罗老师,你的病还没有好结束,妻子刚去世,孩子又小,怎么不多休息两天?”他说:“学生要紧, 我都耽搁好几天了,再不来,同学们的学习会受影响啊!”

2003年11月10日,沉重的打击再次降临到罗老师身上。这天早上,罗老师正在与老师们一起忙碌,准备迎接第二天的义务教育验收。中午,家里带信来,说孩子病重,必须赶快送医院。顾不上孩子的病情,他叫家里人在村里随便找个土医生看看,仍继续做迎检准备工作。

忙完工作后赶回家,发现孩子情况不对,才赶紧送到县城医院。可是,由于延误了治疗时间,孩子病情恶化,抢救无效,于当天晚上去世。

他痛不欲生,不停地自责,孩子才15岁,正读初二,如果及时医治不至于这样。

擦干眼泪,罗老师又继续投入教育教学,继续投入义务教育的迎检验收。


 

两个苦孩子,一段祖孙情

 

2020年,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一年级学生张木林(化名),父亲早逝,母亲改嫁失联,由爷爷奶奶的监护。孩子从小失去母爱,缺乏管教,性格孤僻,行为习惯不好,不爱学习,成绩很不理想。一次他偷偷拿走了爷爷放在箱子里的1300元钱,东藏西藏,最后弄丢了。他爷爷知道后十分恼怒,拿出绳子准备把他吊起来,再用钉子把耳朵钉在树上。罗老师得知后,火速赶去,制止了孩子爷爷的行为。通过商量,罗老师把孩子接到家里,与自己的孙子一起照料。白天与自己孙子一起上学,晚上一起辅导,星期天,带上这个孩子一起去游公园,为他买衣服、洗衣服,生病了带去看医生。在罗老师的细心呵护和耐心教育下,孩子变了——喜爱读书了,成绩的上升了,会说“谢谢”、“再见”等礼貌用语了,也不再乱拿别人的东西了。

妻子(后娶)埋怨他,担心孩子有些什么意外怎么办。他说,当教师就是要有点担当,要对得起天理良心,如果真有什么意外,那就算命运吧,只要问心无愧。

还有那个读学前班的留守儿童陈国宇,4岁时父母离异,爷爷去世,父亲外出务工,与奶奶一起生活。孩子行为习惯差,奶奶管不了。去年跑到利民小学附近的外婆家居住,在利民小学读学前班。

今年3月的一天,他吞下一颗铁蛋,外婆怕出事遭怪罪就叫他回奶奶家去,可是奶奶又改嫁远方,孩子无人收留。知道孩子的情况,罗老师出面送他去黔西县中医院检查,给他支付检查费用,又把这个孩子接到家里和自己的孙子一起照顾。

说起当教师的感受,罗明辉老师说:“跟孩子们在一起,我很快乐,觉得生活很有趣。有时候遇到一些委屈,走到孩子们中间就慢慢消失了。”


 

 一个闲不住的人

 

罗老师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他经常是学校里来得最早,走得最晚的一个人。他管理食堂,督促纪律卫生,亲自清理校园及周边的垃圾,修剪花木(学校里许多花木都是他无偿提供,无偿栽培的),还要上课,每天忙得不亦乐乎。

今年4月,他患上严重的腰椎疾病,到了几乎要手脚同时着地才能移动身体的地步。5月6日,他到四川华西医院做了手术。按医生要求必须休息三个月,可是手术回来两周他就急匆匆往学校赶,坚持工作。

“罗老师的精神太让人佩服了。他从不把工作推给别人。这个学期第二周搞文化户口普查,他是组长,除了和大家一起进村入户走访登记,他还要完成数据录入。他电脑不太熟,身体又不太好,我们说等我们来完成录入,可他硬是用一个指头慢慢敲打键盘,把150多户600多个人口的信息录完。”利民小学青年教师文宪琼说。

“罗老师在学校里什么脏活累活都干,就像一个勤杂工,而且自觉自愿主动去做,不计个人得失。”说起罗明辉老师,利民小学罗贤毅老师充满感慨。

在黔西市洪水镇教育系统,只要提到罗明辉老师,人们无不表示敬佩,凡是熟悉罗明辉老师的学生及家长对他都有口皆碑。罗明辉老师用41年的坚守,用对教育事业的满腔赤诚和职业担当,用他对学生的爱与善,忘我工作,无私奉献,诠释了一个人民教师的高尚灵魂。


(注:毕节网【www.gzbijie.net】发布的文章,转载须注明来源,否则构成侵权)


(责编:王正方)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