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贵 州 在 线 全 媒 体 毕 节 传 播 运 营 中 心
毕节网 首页 毕节文化 查看内容

猫 场 之 战

2021-7-25 16:07| 发布者: 毕节在线| 查看: 15687 |原作者: 徐世勇

摘要: 猫场位于大方县(原大定)西南角,地处大方、毕节和纳雍(原属大定)三县交界之六冲河(当地称瓜仲河)畔,是大定县重要集镇。猫场由猫场街、韦家寨、郭家寨等部分组成,地处一个半波上。街道走向由东北向西南,街道人口处的东北面为官家大披。 ...

猫 场 之 战

文/徐世勇

 

猫场位于大方县(原大定)西南角,地处大方、毕节和纳雍(原属大定)三县交界之六冲河(当地称瓜仲河)畔,是大定县重要集镇。猫场由猫场街、韦家寨、郭家寨等部分组成,地处一个半波上。街道走向由东北向西南,街道人口处的东北面为官家大披。这是猫场附近的土坡中最高的,其它土坡由官家大坡开始分向,一向南,一向西南,形成两面散开之势,正好将猫场抱于其喇叭口的顶部。三面的土坡上都是松树和杉树林。猫场通大兔场(今纳雍县城)、小兔场(今纳雍维新镇)的路仅有大路和小路两条。大路从猫场西南走,穿过发窝岩与尖尖岩之间,经瓜仲河的干河床附近的韩家寨及梯子岩的小街,爬梯子岩。梯子岩是早年人们在岩缝里用人工凿成了一条栈道,在凹缝之中忽左忽右攀缘而上,直爬岩顶,地形十分险要,这是猫场通往大兔场、水城等地的主要道路,暗河南段,有一天生桥既是大自然的奇观,也是难以逾越的天险。



中央红军四渡赤水之后,意欲北渡长江,与四方面军汇合,在四川西北部创建新的根据地。后来因敌情变化,渡江不成。中央军委决定主力红军南下乌江,命令九军团留在乌江北岸活动,伪装主力,牵制敌人,掩护主力红军南渡乌江。九军团采取巧妙的办法,圆满地完成了任务。主力红军南渡鸟江后,中央红军电令九军团星夜行动,渡过乌江,跟上主力。当红九军团赶到乌江时,浮桥已被毁掉,渡口也被敌人占领,黔西之敌又蜂拥东进,企图夹击红九军团。形势十分危急,红九军团决定向贵州西部进军,摆脱敌人。1935年4月5日,红九军团在金沙县属老木扎伏击黔军犹国材部魏金镛师,取得胜利。6日西进,经洋水、岩孔、平坝、石仡佬进入大定县内,7日轻取长岩,8日智取瓢儿井盐防军,在该地休整三日。12日继续西进宿于八堡。13日入毕节县境小坝、石头口地域。14日折回大定县境,经响水、双山宿于野麻阆。15日经枫竹坝、箐篼牛场(现名牛集)于下午4时左右到达猫场。

红九军团进入猫场后,猫场街上从进街财神庙和另一头街口的小学校、韦家寨等都住满了部队。军团的两部电台,一部安在熊国臣家,一部安在何全州家。

这一天天气晴朗,军团首长们进入猫场后,察明猫场是一个较大的集镇,作为宿营地,食宿问题都容易解决,但从地形上来看一旦敌人占领三面的松林坡,并堵死梯子岩通道,部队就处于危险境地。这样的宿营点实为兵家大忌。再说,军团首长们回想起部队过双山时,听老百姓反映大定城内有军队集合准备向外开拔的情况,拟转移一个宿营点。这种想法正犹豫不决时,见部队已经展开,有的连队正在做饭,加上部队连续行军,尤其是在瓢儿井新入伍的300多新战士已感到十分疲意,更主要是接二连三的胜利,部分官兵产生了麻痹情绪,觉得宿营一夜,第二天早点行动,不致有什么问题。军团首长考虑到安全问题,便决定16日晨4点左右出发,早些离开险地,并布置后卫队八团警戒来路,同时又打破过去派排哨的常规,令该团特地设了个连哨,加强警戒。

黔军王家烈部刘鹤鸣团4月15日由大定开出尾追红军,赶到野麻阆时,红军已离去。刘部便跟在红军后面,经枫竹坝,宿营于牛场。猫场土匪头子陈志廉得悉刘部宿营在牛场,便赶到牛场向刘鹤鸣献计围攻红军。刘鹤鸣与陈志廉对进攻路线和出发时间等进步策划之后,便由陈去联络汪小恒、陈余生等地主、土匪武装和调集人马。4月16日凌晨零点左右,土匪头子陈志廉部、陈余生部和地主武装汪小恒部约200多人赶到牛场与刘鹤鸣汇合。刘鹤鸣第一营由陈余生匪部配合带路,经滑石板沿坡脚到猫场的大路侧攻;第二营由陈志廉匪部配合带路,由松林坡上官家大坡直压猫场街口,担任主攻任务;第三营由汪小恒部配合带路,下齐家桥,经刘家丫口,截断红军过天生桥的退路,企图全歼红军于猫场。刘鹤鸣团是黔军中精锐的部队,加上陈志廉、陈余生、汪小恒这些地头蛇的配合,红军处于极为不利的地位。

刘鹤鸣部及陈志廉、陈全生汪小恒等匪部从牛场出动时,红九军团后卫队团派出的连哨就发现牛场一带有火光和不断的狗吠声,偶有杂乱的人马声传出。连哨当即向后卫团长崔国柱报告。崔国柱睁开睡眼,不加思考地说:贵州气候潮湿,容易出现鬼火,你们注意观察就是了。”说完又翻身睡去。火光越来越近,人马嘈杂声、狗吠声越来越明显,连哨又第二次报告,崔国柱仍满不在乎地说:“可能是老百姓逃荒吗,你们再注意观察,如有变化,再来报告。”连哨第三次报告,崔仍不以为然。连哨建议派出小分队前去侦察,崔不予采纳,既不及时找团政委、副团长等商量,也未向军团部报告,更不采取应变措施,以个人独断,命令加强观察了事,致使敌人偷袭得手,迅速占领了官家大坡及右侧高地,架设好轻重机枪,居高临下,以火力控制红九军团宿营区。

这时,红军各部已起床,有些连队正在吃饭,有些连队正准备吃,有些连队已在集合队伍。八团派出的连哨也撤下官家大坡。刘鹤鸣部第二营与陈志廉匪部由官家大坡的松林及大路上向猫场街口发起攻击,轻重机枪向街上猛烈扫射。红军供给部的队伍正整队出发,司号员的大腿被机枪子弹击穿。供给部长赵容见情况危急,将自己的马让给司号员,派人扶着先走,同时督促马驮子及行李担子赶快走。由于敌人的袭击很突然,军团领导机关还没有集合,部队仓促应战,基本上造成了各团、各连各自为战的局面,红军陷入极为不利的境地。

红九军团毕竟是身经百战的队伍,军团长罗炳辉临危不乱,查明敌情后,急令军团政委何长工率军团辎重、电台、政工部门及直属机关先行向梯子岩撤走;战斗由罗炳辉及军团参谋长郭天民亲自指挥。罗炳辉当即令侦察连长龙云贵带领侦察连堵住街口,绝不放一个敌人进街。侦察连随即向敌发起反冲锋,将敌人压退到官家大坡松林内。但敌人凭借山头机枪的掩护,妄图再次冲入街口。罗炳辉、郭天民乘敌后退之机,便命令各团交替掩护,向梯子岩方向撤退。

此时,侧面之敌也向红军发起了攻击,主攻之敌又跟着压下来,对不熟悉地形的红军十分不利。红军边打边退,红七团误退到癞石沟内,沟里全是大树林,行动不便,非常被动,左冲右突,好不容易穿过癞石沟,向梯子岩撤退但有少数部队走错了路,竟往天生桥方向撤退,遭到敌人抄袭部队的伏击,伤亡很大。

红军退到梯子岩时,石阶道既陡又窄又滑,驮马行进很困难,人马拥塞在梯子岩下的小街上。军团首长令九团在韩家寨进行阻击。这时,刘鹤鸣及地主、土匪武装已集中在一起随后追击,十分猖狂地扑向红九军团,妄图将红九军团歼灭于梯子岩下。奉命在韩家寨阻击敌人的九团团长刘华香在与敌激战中负了伤,红军处境十分危险。

为了挽救危局,军团领导只好将平时不轻易动用的教导队投入战斗。教导队共300多人,全部是部队整编后编余的班、排、连干部,个个有勇有谋,有实战经验。教导队接受命令后,对尾追之敌来一个猛烈的反冲锋,很快就将敌人压了下去。同时,红军侦察连占领了梯子岩顶,用机枪阻挡了敌人前进的道路,掩护部队撤退。直至下午两点左右,红军才全部通过梯子岩。

这次战斗从凌晨打响,到部队全部通过梯子岩,激战持续约10个小时,在约7.5公里的路上,红九军团除损失一些物资和武器外,人员伤亡400余人,其中团以上干部4人(2人牺牲),是红九军团在二万五千里长征中,损失最大的一次。

猫场战斗,虽然是一次失利的战斗,但红军临危不惧、浴血奋战、英勇突围的事迹是不容磨灭的。红军长征转战二万五千里,经历挫折再所难免,红军克服困难、战胜挫折的意志和运帱帷幄、克敌致胜的智慧同样值得后人继承和发扬。

红九军团在大方这片沉睡的土地上行军打仗,开展一系列的革命活动,唤醒了这里的民众,播下了革命的种子,牵制了敌人,掩护了中央主力红军,同时也为红六军团转战黔西北开辟革命根据地创造了条件。

为了纪念此次战斗,红军宿营地一带被列名为长征村,并于1985年在长征村北面当年红九军团阻击敌人的主阵地上,修建“红九军团猫场战斗烈土纪念碑”,由原红九军团政治部主任、时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黄火青同志题写碑名,2009年又加修了亭子、大门、广场,并进行绿化,建成“红九军团猫场战斗革命烈士纪念园”,以此缅怀逝去的红九军团英烈。


注:毕节网“文化栏目”发布的作品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责编:王正方)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