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贵 州 在 线 全 媒 体 毕 节 传 播 运 营 中 心
毕节网 首页 毕节文化 查看内容

黄 家 坝 阻 击 战

2021-7-22 09:15| 发布者: 毕节在线| 查看: 21574 |原作者: 徐世勇

摘要: 黄 家 坝 阻 击 战

黄 家 坝 阻 击 战

/徐世勇

 

黄家坝位于大方(原大定)城东50公里,现属于百里杜鹃管委会普底彝族苗族白族乡,东与大方县沙厂坪寨相连,南与黔西县吉星接壤,西与黔西县鹏程为邻,北与大方县百纳乡毗连这里地势是一山间小盆地,中心是长2公里多的跑马坝,为平坦开阔的狭长地带。四周群山环抱,西北高而东南低。坝北有松林坡、大坪子,坝南接火烟洞、猪市坡;东南有九牛寨、石院墙、梁子箐、青木树诸岭;西北有大坡、白岩、红岩、革右梁子诸峰。黄家坝附近原有两个小集镇,一个叫老街(也叫普根底)位于黄家东南,有住户30多家;另一个叫革左梁子街,位于黄家坝西北,有住户10多家。老街与革左梁子街相距6公里,每逢集日,均有2000多人赶场(现两个街已停止赶集)。1949年以前,黄家坝是大方东北通往黔西的要道,是重要的战略要地。



1936年1月,红二、六军团根据中央指示,长征进入黔西北创建革命根据地。2月2日渡过鸭池河天险,2月6日进占大定县城,2月7日在任弼时等军团首长主持下,成立了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贺龙任主席。次日,在大定城关召开有千人参加的庆祝大会。群众欢呼雀跃,情绪激昂!但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敌坐阵贵阳指挥官顾祝同,令其郝梦龄纵队向黔、大、毕革命根据地三大重镇之一的大定县城扑来。1936年2月13日,红二军团四师为了打击从打鼓新场、三重堰(今黔西县重新镇)一线来犯之敌。从黔西出发,经黔西北面的煤洞场(今百管委的金坡乡)、老街去打鼓新场,迂回于敌之侧后,在老街住了一夜,收编了盘踞在大定城东北大山脚-带的由四川人李方甫带领的绿林武装300多人(后又脱离红军队伍)。红四师严明的纪律,尊重民族习俗的实际行动,对贫苦人民亲如一家的表现,给黄家坝各族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红军走后,家家户户都说红军好,从来没有见过不拿老百姓东西的军队,红军真是干人的队伍。2月14日,国民党中央军万耀煌纵队占据黔西城后,沿清毕公路进袭大定;另一路郝梦龄纵队,由煤洞场窜扰黄家坝,企图经百纳、六龙与万耀煌部会师大定,进击红军总指挥部所在地毕节。18日,红六师在大定城接总指挥部紧急电令:“敌郝梦龄部有由煤洞场进六龙场意向令你师急进革左、黄家坝迎击。红六师便于次日清晨从大定出发,经六龙、公鸡山急驰黄家坝,下午4时许抵革左梁子街上。红六师一到,群众不但不害怕,而且还主动向红军报告敌情,介绍地形,有的还要求给红军带路去打国民党中央军。同时红军侦察员已侦察到敌郝梦龄部的54师已到达黄家坝、老街带,而且毫无戒备。因为他们事先得到消息说:红军已从百纳场到公鸡山去了,不可能在黄家坝碰到红军。因此郝部54师先头部队到黄家坝时,眼看太阳已偏西了,就分散在箐脚、青木树老街等地老百姓家驻扎下来。并到处骚扰百姓,闹得整个黄家坝鸡飞狗跳,不得安宁。根据群众和侦察员报告的敌情,红六师立即进行战斗部署把指挥部和包扎所设在革左梁子街上的“红板壁”家,抢先占领黄家坝西北一带的高地。然后兵分三路,经革左梁子、红岩丫口、箐门口等处居高临下,向坝内的敌人发起攻击。战斗首先在箐脚打响,接着三路红军在冲锋号的伴随下,以密集的炮火压向敌人,直扑跑马坝。这时已近黄昏,红军的突然袭击,把中央军打得昏头转向,不知所措。有的枪都没有拿爬起来就跑;有的正在吃饭,丢下饭碗就逃;有的大烟瘾未过足,甩掉烟枪就溜;有的仓皇还击,也边打边退。敌设在老街的指挥部,听到枪响和接到逃回老街的败兵报告后,才慌忙组织应战。绕过一阵骚乱之后,敌军才将部队结集在刺楸林、神道碑、石桅子大坡三处,阻击红师继续向老街进击。入夜,月黑风高,敌人凭借武器精良、弹药充足的优势妄图挽回颓局,打一颗照明弹射一阵机枪发起一次疯狂反扑,均被红六师迎头击回。在石桅子神道碑两处,战斗最为激烈,经几次拉锯战,红六师终于拿下了这两个据点。



时近午夜,中央军集中兵力,退守刺楸林,战斗更加激烈。中央军拼命顽抗,阻挡住红军的进攻。这时,当地群众纷纷献计献策,建议红军借助夜幕在跑马坝、神道碑一带的树上挂起灯笼、手电等,以迷惑敌人。说干就干,大家动手,扎灯笼、找手电、拉绳索……很快就布好了一道迷魂阵,以达到迷惑敌人,吸引敌人火力的作用。果然,敌人集中火力向有灯亮的地方扫射。红军则兵分两路,从左右两边包抄刺楸树的敌军阵地,把敌人的阵地横切两段。战斗异常激烈,红军用两个班冲入敌人阵地,敌团长指挥机枪手向红军扫射,机智的红军战士瞬间一齐卧倒。敌团长误认为面前的红军已被打死,乘机率部冲出阵地,卧倒的红军突然一跃而起,用枪托与敌人肉搏,敌团长当场被打死,余敌死的死、逃的逃,来不及逃者被俘举夺下了敌人的刺楸树阵地。在冲破敌军第二道防线后,红军又在火烟洞一带狠狠地打击敌人。战斗一直进行到次日凌晨4时许,红军在火烟洞与敌周旋一阵之后,完成了阻击任务,便有计划地撤离战场,向六龙、锅厂方向转移。

这次战斗,缴获轻机枪一挺、长短枪60余支,击毙中央军团长1名,营长3名,连以上官兵百余名。红军仅有一小部分伤亡。

黄家坝阻击战后,中央军第二天仍龟缩在老街一带的山上继续构筑工事,不敢向革左梁子街前进一步,害怕再遭到红军伏击直戒备了3天,用飞机在附近山头反复盘旋侦察,没有发现红军踪迹,第4天才开始向革左梁子街搜索前进,碰到山头树林都盲目开枪扫射一阵,再不敢贸然尾追红军,推迟了郝梦龄部与万耀煌部会师大定的计划。此战红军军威大震,沉重打击了敌人嚣张气焰,粉碎了敌人分东西两路合兵大定袭扰我部指挥部所在地毕节城的企图,使二、六军团胜利地进行了战略转移。


注:转载请注明来源。


(执行主编:王正方)


上一篇:将军山阻击战下一篇:猫 场 之 战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