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贵 州 在 线 全 媒 体 毕 节 传 播 运 营 中 心
毕节网 首页 毕节文学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千啼百转总揪心(散文)

2021-6-10 14:45| 发布者: cnone| 查看: 15284

摘要: 文人们常以“鸟语花香”来描绘春山之幽美,细想起来,写花香的文章不少,可写鸟语的并不多。身在杜鹃王国的我,很难将杜鹃花海描述。

千啼百转总揪心

/高致贤

 

文人们常以“鸟语花香”来描绘春山之幽美,细想起来,写花香的文章不少,可写鸟语的并不多。身在杜鹃王国的我,很难将杜鹃花海描述。值此“杨花落尽子规啼”的时节,不敢冒昧写“花香”,钻个“冷门”写《鸟语》,而且只写几种拟人化的鸟语。常言“近山识鸟音”,拟人化的鸟音,不近山的人也可识。

“关关雎鸠”是我国较早用鸟语描写爱情的诗句,可见那时男女婚姻之自由自主,常谈情说爱于青山绿水间,男唱女和,自由自在。然而,随着历史的推移,社会劣习之加深,妇女受着多种多重压迫,恶婆婆虐待媳妇之残酷,使那些常“在河之洲”上“关关”欢唱的“鸠”们,也改变了“曲调”。飞到房前屋后的竹林中或树枝头,“媳妇苦!媳妇苦!!媳妇苦——苦——”地向着苍天诉苦。这便是斑鸠拟人之语。

有许多鸟儿,山民们叫不出它们的学名,但都给它们取了小名。这种小名往往又是根据它们的叫声来命的。就如学名中的布谷鸟一样。这种依其叫声命名之鸟,我家乡就有许多。有一种叫“哥哥酒醉”的鸟,身如鸡蛋大小,羽毛绿中带褐,常在灌木丛中跳跃,有时也腾飞于乔木枝叶间,叫出来的声音十分响亮:“哥哥——酒醉!”第二个“哥”字的尾音拖得很长。而“醉”字的尾音又突然提高,叫出个既短又快的阳平调来。听起来非常清快。久久呼之,其间也会变幻出几声“哥哥酒醉知?”和“哥哥酒醉知酒醉?”来。传为兄弟二人外出打工,久久找不到工作,回家途中乘凉时,哥哥喝些闷酒,很快烂醉如泥,倒睡于山林之中,气息奄奄,人命危浅。弟弟怕其死去,火速回家求援,谁知途中被恶狼所害。弟弟死不瞑目,灵魂化为小鸟,久久呼救于山野丛林之中。

有一种叫“油炒金豆(芸豆)壳”的鸟,因其栖于崇山峻岭,只闻其声,难见其形,不知其为何样。只闻其夜间飞鸣于山野,飞得越快叫得越急。停在树上叫为“油炒金豆壳”,“油炒干金豆壳!”飞鸣时,则是一串串的“油炒干金豆壳壳”,“油炒干金豆壳壳……”好像是在为穷农民们一年辛苦到头,可终年的最高生活水平就是油炒干金豆壳而鸣不平似的。

还有一种叫“点灯捉虼蚤”的,声音清脆真诚。它总是在山民们上灯的夜里啼叫,正好反映旧社会里,穷人们衣被破烂而虼蚤臭虫成堆的苦难生涯,故尔最易引起山民们的共鸣。穷孩子们听到它殷切呼唤之时,总爱在它的尾音后续上两句:“捉又捉不倒,强盗拿起被窝跑”,有时再续上一句“莫把茅草棚棚烧着了!”提醒人们在点灯捉虼蚤的时候要防火防盗。

家乡鸟儿中还有一种叫“干断大河”的。每当旱灾来临之前,它总是围绕田边地角叫得十分殷勤。白日从山头飞到田边,夜间掠过村庄田野,反复高叫“干断大河!”“干断大河!”不变音,不改调,循环反复,不断提醒农家防旱抗旱。农家听了它的警报,加强保水蓄水。此种鸟不啻于一位忠心耿耿的气象预报员。

近山识鸟音,这些鸟音虽不婉转,倒也高昂、诚挚,从不见风变调。这便是这些鸟音在我脑海中不可磨灭的印象。

人们啊,爱鸟吧,鸟是人类的好朋友!



作者近照


高致贤,1937生,贵州大方县人,作家、记者,曾任教师,宣传、青年、文化、文物专干,党政秘书,县文联副主席、政协常委;贵州省作协、记协、写作学会、中国现当代文学学会会员;贵州省杂文学会理事、毕节市作协常务理事。有800多万字的作品在国内外刊播;出版《乡音悠悠》《心口常开》《苦乐人生》等8部专著。作品入选国家、省、市文学史以及大、中、小学教材;个人小传入编《世界文化名人录》及国际网络作家名录等辞典。


(责编:王正方)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