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贵 州 在 线 全 媒 体 毕 节 传 播 运 营 中 心
毕节网 首页 毕节文学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粑粑汤------散文欣赏

2021-4-10 22:45| 发布者: 毕节在线| 查看: 60665 |原作者: 张兴龙

摘要: 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小山村,置身村中,仰头一看,小山村就像元宵节的饺子馅被重重山包裹着,也被绿油油的玉米叶装饰着。

粑粑汤

文/张兴龙

 

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小山村,置身村中,仰头一看,小山村就像元宵节的饺子馅被重重山包裹着,也被绿油油的玉米叶装饰着。

母亲早早的就起床,开始为一天的忙碌做准备。母亲习以为常娴熟的去准备猪食,圈里的小猪仔知道什么时候能吃饭,早早的就在门前等待。等待总是漫长的。东起的红日从屋子的翘脚上洒下来,此时,母亲便会把已经不烫的猪食倒进石槽里,小猪仔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生活。有时候我也在想,在没有太阳的日子,母亲是怎样判断送食时间的!那时的手表显得有些昂贵,这钱能做其他很多事了。直到长大工作以后,才慢慢理解时间观念对农村人的重要性。

猪在哪个年代是幸福的,生活虽苦,但主人家也不会让它饿着。

母亲这时开始把玉米一颗一颗的磨下来,年代的关系,玉米的质量总是让人不是很满意。母亲就要精挑细选,把好的与不好的分开,有些时候,满满的两簸箕了,被山耗子吃过的有些变色的放在一边,颗粒饱满的就拿去水边清淘起来。顺便打了一些水来清洗石磨,开始推动石磨,接着把清洗好的玉米粒慢慢倒入石磨中间的孔,一下两下三四下……石磨里形成了黄河瀑布,虽没有壶口那样急,却也像极了漂亮的织女布。一遍总是粗糙得多,但是农家很少再磨第二遍的。

许久,把准备好的酸汤酸菜煮到沸腾,将玉米浆放进去,用勺子搅拌,不一会,粑粑汤就熟了。这时母亲会加大一点音量:“太阳都晒屁股了。”我和弟弟快速的爬起来,先去向母亲报到,简单洗漱以后等待吃粑粑汤。

那时,母亲总是说家里只有我和她喜欢吃粑粑汤。我总是生出一种骄傲感。

幼时日子多半是在这样的循环中度过,单调却不会乏味,能吃饱穿暖便是满足。

小学结束了,我考上了县城中学,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学习,那时一个人租房子住,自己做饭学习。小时农村生活,母亲给了我很多生活的手段,有时候对于洋芋都会做出好几道菜,这也许是农村人特有的成就感吧!

第一次离家,长时间不能回去,总是会怀念那粗浆煮成的粑粑汤,虽然除了酸味,也难以品尝到其他味道。但是谁会只去品尝粑粑汤的美味呢?只记得回去,母亲总是先问我学习成绩怎么样,我一五一十的回答了,之后便说给我煮粑粑汤吃。

姐姐高考以后上了专科,因为感情的问题,也或者是因为学校的问题吧,第一学期没上完就辍学了。母亲那时已经在外面去务工了,把姐姐叫到她工作的地方去,姐姐心里很难过,长时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母亲并没有怪姐姐没考上好的大学,反而去安慰了姐姐,给姐姐说:“那时粗粑粑汤都能吃,有什么坎过不去的!”后来姐姐也慢慢从困境中走了出来。

我大学毕业那会,因为生病,对工作的不满意,没有选择就去工作。之后去了很多地方参加考试,又都铩羽而归。心情变得浮躁起来,去了私校,但不长久不满意,离开了;去了富士康,隐瞒自己的学历以一个普工身份进入,看着人来人往,前路没有了方向。母亲常常打电话来,那句话又回荡在我的脑海:“那时粗粑粑汤都能吃,有什么坎过不去呢!”第二年,我踏上了新的工作岗位。

今天母亲从街上买来用机器打得非常细的玉米浆,又说:“那时候家里就我和你喜欢吃粑粑汤,每次都是我们吃到最后。”

年龄渐长,也慢慢懂得了去生活,粗粑粑汤的日子都能挺过去,生活中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呢?

(主编:王正方)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