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贵 州 在 线 全 媒 体 毕 节 传 播 运 营 中 心
毕节在线 首页 毕节文学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草海歌行

2020-12-6 12:05| 发布者: 毕节在线| 查看: 17113 |原作者: 杨馨|来自: 自创

摘要: 草海歌行

草海歌行

/杨馨 


(编者按:冬意融融,春的脚步儿已敲响窗玻璃。毕节在线编辑部收到四川省泸州市作家协会苗族作家杨馨寄来的精美游记《草海歌行》,细细品读犹如看到一只展翅草海的黑颈鹤正在放歌,碧波荡漾的草海湖倒映出威宁山水的美丽!一位身居四川的女作家,她利用参加全国苗族作家研讨会的机会,漫步“天高云淡”的草海湖,为我们送来了高原的乐章,其作品让我们再次看到“高原明珠”草海的靓丽!现编发供读者欣赏。)

 一、初草海

第一次识草海,是在朋友一首诗里读到的:威宁的草海,飘飘若仙云天外,草间鱼虾乐,光影共徘徊,海上多奇鸟,索玛花正开。我被诗里描写的奇妙景象吸引,常常期望有朝一日亲自到草海一游。

2017年12月20日,有幸到威宁参加全国苗族作家研讨会。我刚到宾馆安顿下来,稍休息,一心牵念着一睹草海的芳容,未等及威宁的朋友前来当向导,便迫不及待自顾自用手机导航往草海赶去。

我们走过大街,沿着村道,迎着凛冽的寒风,循着导航的指引,走近草海。

到草海边一个小村庄旁,立即有几个船家过来招揽生意,其中一位女船家服务态度很好,追着我们走了好远,不停地介绍海上的风景有多美,让我大为所动。

我们穿过栅栏,沿着一条用木板铺的小路向里走去。走完木板路,我被一大片金黄的一人多高的芦草挡住视线。的地方用人工挖出几条水路,几只木船浅搁着。举目四望,只见枯黄的芦草在阴冷的寒风中摇曳,灰蒙蒙的天空仿佛阴沉着脸,草地上几头瘦骨嶙峋的黄牛在啃食枯草,加上几只略显陈旧的木船,给我以衰败与颓废的感觉。我不禁怀疑起女船家的话“只见枯草,没有看见海在哪里,好失望啊,草海没有你说的那么美!我对女船家说。 

船家连忙分辨:“这是草海边,你什么都看不到。草海宽得很,要欣赏到美景,坐船往返草海至少要两个小时。

我企图穿过这片草远望一下草海的真实样子,可惜大片长在浅水里的芦挡住我的视线。看看天色已晚,加上天气阴冷,光线暗沉,即便我肯花钱雇船深入草海,显然也不能尽兴,更不能体会草海的辽阔与旖旎。我只好站在没有洼水的草地边拍几张照片,带着无比遗憾与恋恋不舍的心境离

二、歌里荡舟

第二天研讨会日程安排满满上午开幕式,下午各专家、学者分享创作论。由于没有观光时间,我便安下心来听全国各地苗族作家分享写作心得,想在他们身上汲取坚持创作的力量。

中午,冬阳慷慨地用万道金光拥抱着这座高原城市原本低温阴冷的天气因了明媚的阳光而有了暖意,因为严寒而阴郁的心也活跃起来。

有的文友午饭后便去了草海,并拍了不少照片发朋友圈,我被那些美仑美奂的照片震撼着,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实地刚刚拍到的美景。有道是:草海是贵州旅游皇冠上的蓝宝石。到了威宁不去看草海,等于没有去”。这样的风光我不亲眼目睹,着实会抱憾而归。

为了看草海,尽管离研讨会结束还有一个多小时,我早已按捺不住急迫的心情,更担心太阳下山后景色会黯然失色,便悄然溜出会场,匆匆打车前往草海。

这一次,几位船家同样过来招揽生意。我爽快地招呼一位小伙子船家,合计好价钱,穿过一大片一大片一人多高的衰草,终于看到广阔的草海。原来,要想见识美丽的风景,就要有深入腹地的耐心。金色的夕阳斜挂在天边,一抹金光照耀着波光粼粼的海面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草海,草海,我真的来啦!

我们穿好救生衣,上小木船小伙子用长篙一撑,小船离岸,荡悠悠向海中划行。小船沿着狭窄的人工水道,穿过一大片蒲草丛来到海上。举目四望,海上的风景和海边截然不同:只见海宽天阔,豁然开朗;天空澄澈明净,不远的岸边,威宁城的高楼依稀可见;平静的海面水色清澈,阳光下闪耀着层层金波;水底各类不同样子的海草清晰可见,或笔直挺立,或柔媚弯腰,或随着水波摇曳生姿;尽管冬天这些草已枯萎,但残留一抹黄绿色仍带给我无限的惊喜。不远处,好几只木船满载游客,其中一位穿红衣的女子为碧绿的海面平添一道亮色欢笑声从空旷的海面飘过,让沉寂的海面动起来。千年草海,像一位安详的老人,用慈爱与柔情拥抱远道而来的游客,让远客感知她的神秘、宽宏、友好与深邃!

这里四面青山环抱,湖光山色,相映生辉。我们一边抓拍海面迷人的风景,一边不由自主地赞叹。我对草海的历史文化、风俗、产物了解甚少。好在船夫是一位健谈的人,不停地给我们介绍草海。从他的话中,我们得知草海湖中盛产鱼虾、蒲草等水生动植物,栖息着228种珍奇水鸟素有“鸟的王国”之称特别珍稀的鸟类有黑颈鹤每年冬季,成千上万只珍禽异鸟飞来这里越冬是世界人禽共生、和谐相处的十大候鸟活动场地之一,是冬春观鸟、夏秋避暑的最佳选择地。据说最美的季节是在春末夏初,那时海底的草旺旺地生长,水底全是一片碧绿可惜我们来得不巧,一只海鸟都没见着,也没见到草、海完美融合为一体奇异景致。当谈起百种海鸟的样子、叫声时,船夫甚至模仿它们不同的声音,惹得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群海鸟扑翅翻飞、欢快鸣唱的热闹场面

此时,忽听一阵颤悠悠的山歌飘来,只见在离我们船不远的前方,一只油绿色的小铁船上坐了五男女一位五十多岁的船夫正一边划着竹篙一边哼着山歌。只听他唱道:威宁是个好地方山清水秀好风光出了多少大老板,讨得多少巧……”船夫嗓音甚好,唱腔高亢撩人,两只船上的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去。此时,我们的小船恰好要靠近绿铁船。“大哥,山歌儿唱得巴士哦!”有人在赞美老船夫。“大哥,抽支烟,歌儿才吼得高哦!”我们船上的小伙子船夫笑着说。说时迟那时快,他话一出口,只见一支细细的纸烟已从手里飞出。老船夫眼疾手快,不偏不斜恰好把烟抓在手里,动作是那样娴熟,那样默契。我担心两只小船会晃动,可小船仍稳稳而行,似乎什么都没发生。看来,平时他们就是通过这样抛烟的方式传递友情。我们两只船并排划行了好一会儿。老船夫点上烟,继续放开喉咙唱道:“清水清来清水清,清水照见鲤鱼鳞; 清水出妹的脸,龙王立马请媒人天上起云云起斑,妹穿红又穿蓝; 情哥看了好欢喜好想邀妹同船……

我听着热辣辣的歌声,意醉神迷。惬意地想象着山歌的故事情节,不知不觉热血沸腾......小绿船在山歌声中,荡悠悠驶向远方。

此时,天色已晚,空气凉薄。夕照中,草海碧波荡漾,以柔和而连绵的线条勾勒出起伏的山峦,远眺海天相接,起起伏伏,牛羊点缀,苍茫浩渺;近看草海温柔明丽、像极了一位婉约深情的女子,让人愿意长时间地与之缱绻缠绵,真是美不胜收,既让我震撼,又让我流连忘返。

看看时间不早了,我还得回去赶赴研讨会晚宴。伴着悠悠的山歌,伴着微漾的水痕,小船慢慢向湖边划去。身后,夕阳的余晖撒在湖面上,像给湖面铺满金色的锦缎。小船晕染着一抹金色,我们披着万道金光,任由小船在微波里荡荡悠悠、缓缓而归。

别了,草海!待到五、六月,我还会再来领略那“接天海草无穷绿,众鸟翻飞歌荡舟”的美好。

 

作者简介:杨馨,女,苗族,四川叙永人。爱好文学,在《东坡赤壁诗词》《星星诗词》《酒城新报》《昭通日报》等国家级、省、市刊物发表散文、诗歌,所创作的诗歌获得省、市奖四川省叙永县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泸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本期值班编辑:王正方 编辑热线:0857—7249978,18285724278。

扫描毕节在线二维码,更多精彩。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