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贵 州 在 线 全 媒 体 毕 节 传 播 运 营 中 心
毕节网 首页 毕节文学 散文随笔 查看内容

人到五十

2022-1-1 17:36| 发布者: 毕节在线| 查看: 36850

摘要: 人到五十

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贵州心思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党支部、贵州心思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贵州《毕节网》编辑部祝一年来关心和支持《毕节网》发展的社会各界元旦节快乐!


人到五十

/陈军

 

人到五十,想法渐多,总是积极的少,消极的多。

人到五十,一想到形将就木,便感觉脊梁骨直冒冷汗。不是惧那天即将来临,而是怕今生一事无成,愧对父母赐我生命;怕不能陪孩子长大,让孩子重走我的路,愧对为人之父;怕不能成为老婆手中的拐杖,把孤独留给她,自私的一个人走。

人到五十,身上的物件有些不太听使唤了,渐渐的学会了起夜,学会了失眠。

常常盯着天花板,不免会胡思乱想,怀旧情绪自然涌上心头;不免会把情感梳理一番,过去式也好,现在式也罢,亲情、友情、爱情交织在一起,剪不断,理还乱。

人到五十,人还活着,虽然还未到盖棺定论的时候,但做做总结还是很有必要的。

在这个时候,得与失已经不重要了,失去的已经注定失去,想得到的再努力也未必能得到。再说,人这一生,除了身体是自己的,其他一切都不是自己的。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上苍交给我们暂时管理和使用的,总有一天要还回去。所以,人生不必太拼命,太认真、太计较,尤其是为了身外之物拼了老命更是不值。

从现在穿越到小时候,我这一生多憾事,最为遗憾活到五十,从来没从心底喊过一声妈。

从我记事起,我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属于我的应该还有一个妈妈。上了小学,读到祖国妈妈,我才问老师,妈妈是什么?

老师看着懵懂的我,眼睛湿润了。                                         

我的第一个老师是我的表嫂,她看到过我扑在妈妈遗体上找奶吃的窘态,听我这么问,心里自然不好受。

没有妈妈的宠爱,我从小就很孤独,最怕看到其他小朋友和他们妈妈亲呢的镜头,看到就会很落寞,感觉自己就像风中的蒲公英。

没有妈妈的宠爱,我从小就失去很多温暖。在我的记忆深处,一床破旧的被子像一幅布满灰尘的画时常挂心头。

小时候,那年头的冬天比现在冷多了。一到十冬腊月,倘若喷一夜毛雨,次日便是黑头凌,路上简直无法行走,尤其是有点坡度的地方,不撒点煤灰,或者穿上用谷草搓成的脚码码(冬天套在脚上防滑的自制用具),那就是寸步难行。那时候的冬天,路边的树技上挂着粗实的凌钩子,粗的有碗口那么粗,形状千奇百怪,丰富了我的想向力。那种景象在现在,可能除了北方能看到以外,在南方是很难看到了。

就在这种极端恶劣的天气下,我和二哥盖的被子却是通花大亮的,不少破了洞的地方,只有薄薄的两层布,陈旧得一吹即破。

夜间,我常常会被冻醒,身体不自觉的往二哥身体上靠,抱着他取暖睡觉。这种境况直到读初中,我有点反抗意识了才有所改善。读到这里,可能你们都会说,那个年代物资贫乏,乃贫穷所至。其实那个年代,我们家条件还算可以的,父亲有工作,继母做小百货生意,比起其他一些人家,我家算是有钱的了,不至于一床被子都更换不起。

没有妈妈的宠爱,我从小就有偷鸡摸狗的习惯,幸好没得到长足发展,否则,我可能就是“铁窗泪”的创作者了。而偷鸡摸狗绝非我情所愿。

任何年代,任何时候,没有一个小孩不嘴馋的,总想吃点零食,买一点钟爱的玩具。这对其他孩子来说,只要扑在妈妈怀里一撒娇就得到了满足。而我呢,要向继母要点钱是很难的,虽不至于难于上青天,但也会从花开等到花落。为了搞到钱,我总是想方设法,绞尽脑汁讨继母开心,死皮赖脸的,才能要到可怜的一两毛钱。

所以,我内心十分渴望有钱,渴望拥有其他小朋友能得到的一切;一见到钱我就怦然心动,就想到许多好吃好玩的,无法克制欲望的驱使。于是,总会在父亲睡得很沉的时候,猫着身体,光着脚,蹑手蹑脚的靠近父亲放在床头的衣服,黑灯瞎火的搜寻,那样子比贼还贼,而且还得手过好几次。当然,久走夜路必遇鬼,我终究形迹败露,父亲招呼我的必然是严刑拷打。

我都想不通,现在的孩子动不动就抑郁了,而那时的我怎么那么坚强没抑郁呢?

没有妈妈的宠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我敢都不敢想,因为我不知道拿什么去娶钟爱的姑娘。而别人的父母是四处张罗,而我呢?只能独立风雨,默默地看她离去。

幸好妈妈给了我一个帅气的样子,人虽然穷一点,但还是讨得不少女孩子喜欢。尤其在那文学氛围高于一切的年代,我这样的文艺小青年还是挺吃香的。弄几首连我都读不明白的小情诗逗一逗,总会让女孩子小鹿乱撞。

没有妈妈的宠爱,自卑总是伴我左右,写进我的人生:遇事忧柔寡断,不敢锐意进取,遇到点困难就轻言放弃。

这一生,自我从学校踏入社会,做过很多事,经历真可谓丰富得没时间留下半点痕迹。如烧窝圆(炼粗锌)、卖卤肉、卖煤碳、开鱼馆,办养鸡场;做过高管,搞过C销,当过主持,一路下来终落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下场。所幸弟兄姊妹不弃,时常帮衬,再加上妻子贤惠能干,我还是过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日子。

说起妻子,也算是老天的恩赐吧!

妻子初中没毕业就从亮岩到毕节城里学剪发,由于聪明好学,学得一手好手艺,也因为她有这一手,帮我把整个家撑着,我才敢在

外面不计后果的闯。

每每看着妻子既要带娃儿,又要做生意,我心里着实疼,真想把娃带在身边,可男儿志在峰顶,男人不能没有事业。每每看到妻子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客人走了一波又来一波,长年累月累出了腰椎间盘突出,一到冬天疼痛难忍的时候,我常常会自煽耳光。我总想把事情做成,好把妻子让下“火线”休息,却总是事与愿违。而妻子始终默默的撑着这个家。

二0一九年,我一度看好的生意再次失败,这次我摔得鼻青脸肿,光胩落裆。负债累累的我差一点跳进窑上水库喂鱼去了。也就在这个时候,妻子挺身而出,四处周转,帮我度过难关。

人到五十,总结来总结去,终究悟出:失去母爱是我一生的憾事,没叫过一声妈是我一生的痛,做了一辈子的生意都是亏,唯一娶到这样的老婆是赚到的。这也应了那句话:老天给你关了一道门,必然为你打开一扇窗。

人到五十,且行且珍惜,剩下的时日不多了!

 

作者简介:

陈军,笔名陈艺木、多情郎绝情剑。贵州省毕节七星关人,贵州作家网签约作家,贵州省诗歌学会会员,毕节市作家协会会员。酷爱文学,尤喜诗歌。简单生活,认真写诗,追捕出逃的灵魂!多有作品发表《中国作家网》《中华诗歌网》《高原》(文学双月刊)《乌蒙文艺》(文学季刊)等报刊杂志及新媒体。

 

(文学编辑:王正方)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